• 電子刊

  • 微信

  • 微博

  • 微直播

  • 指數

山在這裏 ——記泸州北方纖維素公司總經理 正高級工程師呂玉山

http://www.chem.hc360.com2019年07月29日19:43 來源:泸州北方T|T

    慧聰化工網訊:他是重慶榮昌縣一個農民的兒子,一個放牛娃,貧窮與落後伴隨著他兒時的成長。窮則思變,他的心靈深處,燃燒著改變命運的強烈欲望。五年制小學、兩年制初中、兩年制高中,由于農村學校師資力量差,未開設英語課程等原因,高中畢業未能考上大學。後經自學英語、補習,于1984年“擠入”當年4%狹窄的大學通道,夢想成真。

    他是榮隆鄉黃坪大隊“冒”出來的第一個大學生,他從鄉村小路走進合肥工業大學。“厚德、笃學、崇實、尚新”的精神文化滋潤著他的心靈世界。在神奇的化學世界裏,他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也在發生微妙的“化學反應”。

    他經曆了泸化廠轉型期的“陣痛”,在泸化廠經濟低迷時,與他同年進廠的一些大中專生紛紛離廠時,他選擇了“堅守”。“堅守陣地”,因爲他有難以割舍的兵工情懷。

    他先後獲得政府津貼,中國兵器工業集團技術帶頭人、“十五”民品發展先進個人,泸州市優秀青年、撥尖人才,泸州北方公司勞動模範(3次)、科技工作突出貢獻(3次)等榮譽稱號,獲得了包括四川省科技進步獎、四川省優秀質量管理獎、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工藝創新獎(2項)、發明專利(5項)、實用新型專利(11項)在內的多種獎項和科技專利。

    他帶領的科研團隊,自主創新,攻克世界性難題,使企業産品跻身世界前列,成爲國內纖維素醚領域的領軍企業。2019年,他率領的企業被四川省科學技術廳、四川省財政廳、國家稅務總局四川省稅務局評定爲“國家高新技術企業”。

    他,就是泸州北方纖維素公司總經理、正高級工程師呂玉山。

    上篇:軍工情懷堅守陣地

泸州北方

    七月荷花別樣紅。

    1988年7月,呂玉山大學畢業,分配到泸州化工廠(簡稱泸化廠)。在泸化廠,他分到燒堿指揮部當一名技術員。在讀大學期間,他除了重視書本知識的學習外,有半年多的時間到安慶石化、銅陵化工、合肥化工、江淮化工、合肥氯堿等企業實習半年有余。到生産第一線實習,將理論知識與生産實踐有機結合,爲他後來進廠很快融入角色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在燒堿指揮部實習期間,由于生産線還在設計、建設階段,經驗豐富的指導老師、指揮長李貞華,先後安排他到重慶、成都、自貢、長壽及一分廠、中心理化室等化工單位實習8個月以上,讓他開闊了眼界、增長了實踐。

    呂玉山是一個農民的兒子,他不僅具有中國農民獨有的聰明才智,還傳承了中國農民特有的實幹精神、吃苦精神。他在幹中學、學中幹,不到一年的時間,他就參與燒堿項目設計、工藝改造、設備調試等。

    上世紀80年代,泸化廠經受嚴峻考驗。一方面,中國大裁軍,泸化廠作爲一家軍工企業,“指令性”生産任務逐年下降。另一方面,大量知青返城進廠和轉業軍人進廠。用數學的語言來說,就是分子縮小,而分母擴大。工廠“吃不飽”,工人季節性待業,機器設備也季節性閑置。爲了尋求生路,泸化廠欲在民品生産上有所突破,由于體制觀念、經驗不足、市場變化等諸多問題和矛盾的“疊加”,泸化廠債台高築、內外交困。工人們的月工資要分兩次發,工人怨聲載道,工廠人心惶惶。泸化廠這個曾經令人羨慕與向往的軍工企業,面臨人才流失的危機。

    當年,與呂玉山分來的25個大學生(含專科),有20個先後離廠,另找門路。改革開放,年輕人有選擇的機會和自由。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他們選擇離去,另攀高枝,也無可厚非。

    呂玉山沒有離廠,在他樸素的觀念裏,就像父親不能因爲莊稼歉收而離開土地;呂玉山沒有離廠,人各有志,他有自己的價值取向。他說:我沒有走,我在這裏有“事”幹。我幹的與我學的專業對口,這裏有我的用武之地。我能將所學的專業知識用于實踐,實現人生的價值;呂玉山沒有離廠,作爲一個異鄉人,他已經愛上了長沱兩江彙合的泸州,他已經愛上高壩這片多情的土地,他已經愛上曆史厚重、環境優美的泸化廠。

    呂玉山既然選擇留下,就要幹出一番事業。他長期浸濡于氯堿、甲烷氯化物、纖維素醚等多品類化工。經曆了技術員、工段長、生産技術科科長、生産技術副廠長、廠長、主任、經理等全過程職業階梯錘煉。

泸州北方

    1988.07-1996.03,氯堿分廠技術員、工段長、生産技術科科長,氯堿生産技術;

    1996.03-2004.11,氯堿分廠生産技術副廠長,氯堿生産技術;

    2004.11-2008.03,堿業公司常務副經理、經理,氯堿技術總負責人;

    2008.03-2008.12,研發中心主任、黨支部書記,纖維素醚研發;

    2008.12-2013.12,北方大東公司經理,HEC研發、工藝技術總負責人;

    2013.12-2016.03,纖維素公司副經理,HEC研發、工藝技術總負責人;

    2016.03-至今,纖維素公司經理,HEC研發、工藝技術總負責人。

    呂玉山有何德何能,被委以重用?

    1996-2007年期間,呂玉山在泸化廠、在泸州北方氯堿分廠從事生産技術管理工作。作爲項目技術負責人,呂玉山受命于危難之際,先後組織技術團隊,實施了20000噸/年燒堿擴建工作,國産第一套3800噸/年甲醇法甲烷氯化物及10000噸/年甲醇法甲烷氯化物技改、擴建工作,有效解決並提升了各類疑難工藝,使甲烷氯化物工藝水平處于國産行業先進水平,由嚴重虧損轉爲贏利1000多萬元。

泸州北方

    有人這樣評價呂玉山:他是企業的“奇才”、“救火隊員”,哪裏需要“救火”,就派他到哪裏救火,專門解決“凝難雜症”。作爲化工企業的“救火隊員”,不僅需要專業技能,更需要奉獻精神,這就是呂玉山的存在價值。

    呂玉山在合肥工業大學所學專業是化學工程無機化工,在泸化廠、在泸州北方從事氯堿行業20年,享譽西南氯堿、甲烷氯化物業內。在羟乙基纖維素調試關鍵階段,具有連續化工和複合型生産經驗的他,再次臨危受命,被泸州北方公司領導委以重任。

    從2008年12月開始,呂玉山作爲羟乙基纖維素HEC項目研發、工藝技術總負責人。

    呂玉山從無機化工到有機化工、高分子,行業的大跨度,讓他迎難而上,讓他再次成爲“救火隊員”。“熊熊大火”,沒有嚇退他。他說:新的領域,對于我來說,是挑戰,也是突破;讓我再次成爲“有事幹的人”。在呂玉山的帶領下,纖維素團隊開拓創新再出發。

    中篇:自主創新攻堅克難

    兵工底蘊,精工制造民族纖維素;專業精神,竭誠服務世界塗料界。

    羟乙基纖維素可謂化工産品的“萬金油”,又稱爲“工業味精”。用呂玉山的話來說,它主要有三大用途,即建築塗料、日用化工、石油化工,關系著企業生産和人民生活,具有廣闊的市場空間。

    可是,多年以前,我國的羟乙基纖維素還處于低端領域,羟乙基纖維素市場一直被國外企業壟斷和限制,國産羟乙基纖維素行業,無法和國外同行企業競爭。

    這種狀況,對“想幹事”的呂玉山來說,是一種刺激,也是一種挑戰。

    2007年,羟乙基纖維素建成投産,但由于工藝設計及應用研發問題,沒有辦法實現連續生産。公司建成後,生産了幾十噸“殘次品”,無法連續生産,産品質量無法滿足客戶要求,年最大虧損5000萬元以上。到後來,嚴重資不抵債,股東撤資,企業瀕臨破産。

    “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問題。”(莎士比亞)

    泸州北方作爲有軍工背景的高新技術企業,自成立以來,就選擇了自主創新這條艱難跋涉之路。

    纖維素是由無數多個葡萄糖單元組成的長鏈結構,每個葡萄糖單元都有三個活性不一的羟基組成,如果想要纖維素具備相關溶解性,就需要相應的基團取代其羟基,這是一個“化工技術活”。

泸州北方

    呂玉山例舉了羟乙基纖維素的生産技術難點,他說:乳膠漆中所用的羟乙基纖維素是用纖維素爲原料、燒堿爲催化劑,由環氧乙烷取代而成,纖維素本身不具有溶解性,如果取代反應不充分、不均勻,會造成産品本身的溶解性不好;要溶解性好,首要條件是高取代,但羟乙基纖維素是水溶性産品,高取代易溶漲,無法洗滌、分離、烘幹、粉碎,高溶解性,羟乙基纖維素“世界難題之一”。更爲困難的是,取代後的羟乙基基團自身含有一個羟基,這個羟基的反應活性更強,易發生側鏈反應,可以這樣說:“羟乙基纖維素分子結構決定了取代的不均勻性”;如果相鄰兩個葡萄單元同時沒有被取代,則會成爲細菌首要“侵占”的目標,産品水溶液粘度急速下降,這就是抗生物降解性,羟乙基纖維素“世界難題之二”。因此,高溶解、抗生物降解成爲羟乙基纖維素産品的核心指標,也是羟乙基纖維素領域的世界性技術難題。

    在呂玉山團隊看來,沒有翻不過的山,也沒有過不去的河。

    在2009年到2013年這五年時間裏,呂玉山帶著科研團隊,廢寢忘食、夜以繼日,重新進行産品研發與應用研發,經過近上千次的實驗與總結。呂玉山團隊終于找到了問題在哪裏,敢想敢幹,徹底改變工藝路線及原材料,對原工藝設備大刀闊斧,原來的工藝設備拆除近三分之二。

    2014年,泸州北方投資3000多萬元,對原工藝進行了“脫胎換骨”的改造。經過2014-2015年的生産調試與産品再次應用研發、工藝創新,2016年羟乙基纖維素産品實現“革命性”的突破,具備良好的高溶解、抗生物降解性,經赫茲共振分析,兩個相鄰的葡萄糖單元同時沒有被取代的可能性幾乎降爲零。這個成功,宣告泸州北方解決了羟乙基纖維素領域的世界性技術難題。

泸州北方

    羟乙基纖維素,作爲泸州北方在塗料行業中的重點産品,在國內實現規糢化生産,並完全實現連續化、智能化、低碳環保、安全生産。依托軍工技術和人才資源優勢,加大科研基礎能力建設,其産品生産工藝技術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産品核心制造工藝擁有自主知識産權。

    曆經多年改進,公司産品具備“三高一低”的特點,即高取代、高溶解、高純度、低灰分,特別是在高溶解性、抗生物降解方面已達到進口産品先進水平。公司産品受到宣偉-威士伯、亞洲塗料、深圳展辰、北新建材等業界知名企業的認可。

    呂玉山有幾分自豪地說:我們的産品,生産成本低、質量高、汙染小,市場競爭力強。民族品牌崛起了,迫使那些高傲的進口産品低下頭來,降價近40%。呂玉山說,不管國內客戶使用我們的産品,還是沒有使用我們的産品,我們都爲他帶來了直接效益或間接效益。我們的崛起,也淘汰了國內不少産能、安全、環保落後的近10家HEC企業。從2016年至今,我們的産品,每年以40%的産銷量遞增,年利潤遞增1000萬元以上,市場前景看好。

    不僅如此,目前,HEC産品質量處于國內行業先進水平,縮短了與世界HEC行業近30年的差距,提升了中國纖維素的民族品牌形象,改變了國內水性乳膠漆、日化等行業長期依賴進口國外高價高品質HEC的困境。

    在國內外市場穩步提升的態勢下,憑借強大的産品優勢,突破國際大型企業的壟斷,讓更多的國內外一線塗料品牌企業采用泸州北方的纖維素産品。

    社會責任的基礎是市場經濟責任,企業只有真正在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社會責任的基石才能打牢。

    只有“卓越”的實力,才能有“遼闊”的未來。

    下篇:民族品牌享譽中外

泸州北方

    2017年度,中國塗料産業峰會暨慧聰網“華彩獎”在上海盛大開啓。這是中國塗料原料影響力品牌頒獎的盛典,被譽爲塗料行業“奧斯卡”的頒獎盛典。企業家們翹首以盼,登上榮耀舞台,領取璀璨的“華彩獎”。

    泸州北方“雙五”牌纖維素憑借卓越的企業品質,榮獲第十四屆慧聰網“華彩獎”,成爲中國塗料助劑溶劑影響力品牌。

泸州北方

    呂玉山代表泸州北方上台領取“華彩獎”。

    第十四屆慧聰網“華彩獎”中國塗料原料品牌頒獎盛典,給予泸州北方的頒獎詞:

    每一種産品都有自己獨特的組成部分,助劑以用量少,功效大成爲塗料行業的“明星産品”,承載塗料性能,傳承並挑戰新的應用領域,在環保要求及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將更穩定,更高效,更環保。

    讓我們向更穩定,更高效,更環保的塗料助劑供應商—泸州北方致敬!

    2018年12月,羊城廣州已經彌漫著早春的氣息。

    行業影響力的盛會——中國塗料産業峰會,行業負有盛名的展會——中國國際塗料展,在這裏舉辦。衆多塗料産業相關的企業彙聚廣州,展現品牌魅力。讓世界塗料看中國,中國塗料看優秀供應商,樹立行業標杆,爲下遊塗料企業提供高質量的采購依據。

    泸州北方一直紮根于纖維素這一行業多年,無論環境怎麽變化,無論前行的道路多麽曲折,努力實現卓越的初心不變,邁向更高台階的信念不變。作爲國內纖維素領域的領軍企業,産品跻身世界前列的高新技術企業,在廣州收獲頗豐,不僅喜獲中國塗料産業峰會優質原材料供應商獎,而且在本次展會上受到國內外客戶的關注,好評如潮。

    榮譽來自對品質的堅守,堅守來自自主創新的原動力。

    作爲優質原材料供應商獎的獲獎企業,纖維素公司的總經理,呂玉山做客慧聰化工網采訪直播間,分享泸州北方纖維素的創新堅守。

    他很謙遜,他首先感謝同仁和客戶的大力支持。他說:榮譽是實力有力的證明,而這份實力就是企業自身對于創新的堅持。我們泸州北方公司從事的纖維素,一直以來都被國外的大型企業所壟斷,並對中國實行技術封鎖。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只有走自主創新這條路。泸州北方纖維素公司,作爲中國兵器工業集團泸州北方化學工業有限公司旗下的企業之一,積極踐行自主創新的發展道路,經過多年的研發積累,打破了國外對于纖維素行業的壟斷,其優勢産品羟乙基纖維素系列産品更是解決了羟乙基纖維素産品溶解性、抗生物降解性等方面的世界性難題,僅這兩項就已經走在了世界的前列。

    優秀的産品應該登上優秀的舞台,中國國際塗料展是分享與交流的平台,也是展示品牌與品質的平台?

    他說:“我們珍惜塗料展宣傳的機會,因爲我們想讓更多的客戶朋友,了解泸州北方纖維素的優勢産品,讓國內外更多客戶了解和使用它。盡管我們的産品目前供不應求,但是我們希望能夠讓客戶看到泸州北方纖維素人對創新的堅守,對品質的嚴要求,讓國內外用戶始終堅信泸州北方纖維素的品牌價值,看到泸州北方纖維素一直在進步”。

    産能提升,如何讓纖維素增量優質?

    他說:“品質是泸州北方纖維素的根本,必須緊密聯系産業鏈的上下遊,做到有效結合。對于産業鏈上遊,從原材料的品質,原材料的采購,保持優質優價,保證産品品質;對于下遊客戶,堅持産品質量贏得用戶信任,堅持以技術服務爲導向,爲客戶解決具體相關的問題,以客戶爲中心達到持續改進的目的,爭取爲客戶創造更多的價值”。

    他表示:品牌的價值和品質的保障,讓泸州北方的纖維素産品目前供不應求。爲了滿足更多客戶的需求,泸州北方計劃在未來兩年內興建羟乙基纖維素、乙基纖維素生産線,以緩解目前乙基纖維素、羟乙基纖維素産品供不應求的情況。

    他表示:泸州北方不僅在産能方面,在産品端也會有大動作。2019年我們會推出一系列新型的産品。研發一些新型的多功能的産品,客戶可以根據我們的産品特點,按照正常的生産工藝就可以生産出高性能的産品。

    在談到公司的産品突破傳統産品的限制向更高的層次推進時,他表示:傳統的纖維素醚,我們將逐步減少生産,轉而生産附加值更高的産品。我們堅決摒棄傳統落後的生産工藝産品,轉向高附加值、綠色環保的産品,與世界先進的纖維素醚類産品看齊。

    “沒有戰略的企業就象一艘沒有舵的船,只會在原地轉圈。”(喬爾·羅斯)

    2018年,泸州北方重申“做強做大纖維素醚産品”的戰略定位。

    呂玉山說:在激烈的行業競爭中,我們一定要有世界眼光、戰略思維。我們實施産品功能化發展,積極推進走出去戰略。去年的國際塗料展,我們希望讓更多的國家和地區,了解泸州北方纖維素産品。而目前,我們的産品已經遠銷多國,包括俄羅斯、東南亞、歐洲、非洲、南美、北美等地區。

    2018年,泸州北方纖維素,喜獲豐收,在國內屢獲殊榮。對此,他表示:我們不會沾沾自喜,我們清醒地認識到,世界很大,必須讓産品走出去,開拓更廣闊的市場空間,讓世界了解中國自主品牌的魅力與創造力。只有目標、戰略、定位更加精准,泸州北方纖維素才會有一個更加清晰更加美好的未來。

    2018年12月,泸州北方纖維素公司被四川省科學技術廳、四川省財政廳、國家稅務總局四川省稅務局評定爲高新技術企業,這是對泸州北方纖維素公司的創新實力的再次肯定。

泸州北方

    什麽是高新技術企業?

    據相關資料顯示,成爲高新技術企業需要企業擁有專利等核心自主知識産權、擁有科技成果轉化能力、具有研究開發的組織管理水平、具有成長性指標等多項硬性指標。因此,具有高新技術企業榮譽的企業,不僅標志企業本身是知識密集、技術密集的創新型經濟實體,而且是具備持續研發、轉化應用的成長型企業。

    “會當淩絕頂,一覽衆山小”。從這些硬性指標看,如同呂玉山帶領他的團隊,登上了企業界高大巍峨的泰山。

    呂玉山作爲泸州北方纖維素團隊的技術領軍人物,他的作用再次證明:人才是創新的第一資源。

    呂玉山作爲自主創新型人才,掌控著行業的核心技術,在核心技術就是財富的當下,一些民營企業老板欲高薪“挖”他,求他一見,面談薪酬。他果斷幹脆地拒絕:一個都不見。

    爲什麽不見?

    呂玉山深情地說:我是一個農民的兒子,是國家的大學培養了我,是泸州北方公司成就了我,給了我施展才能的舞台。正是這個平台、這個團隊,讓我實現了人生的價值。如今,我和我的團隊,依然“在路上”,我們要爲中國的纖維素事業、爲中國民族品牌,作出新的貢獻。

    結束語

    心地能平穩安靜,觸處皆青山綠水。

    呂玉山不被“高薪”誘惑,不爲金錢折腰。讓我想到小說《瓦爾登湖》裏的一句話:面對不斷膨脹的物欲,我們需要的是一顆能靜下來的心。多余的財富只能購買多余的東西。人的靈魂必需的東西,是不需要花錢購買的。

責任編輯:李翔1

掃碼關注中國化工産業動態

慧聰化工網歡迎您關注中國化工産業,與我們一起共話産業發展。

媒體合作

電話:020-22374810

E-mail:linzhixian@hc360.com

評論